第358章 当大事


小说:人生1984  作者:拾寒阶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人生1984 http://www.qiuxs.org/read/233985.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1988年1月21日,节气大寒。
  李云海醒来,感觉窗外白得异常,下床拉开窗帘一看,居然是白茫茫一片。
  西州的初雪来了。
  李云海看着一片洁白的天地,右眼皮忽然有些没来由的跳了几下。
  楼下传来丁苗的喊声:“李总,李总,电话!”
  李云海穿上衣服下楼,拿起话筒,刚喂了一声,就听到父亲沙哑的声音传过来:“云海,你爷爷走了。刚走的。”
  “爸,我马上回来!”李云海没有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爷爷年事已高,又有很多基础疾病,前世也是这段时间逝世的。
  李云海并非没有钱给爷爷治病,只是他明白一个道理,医病不医命,让年迈的爷爷开刀、化疗再痛苦的离开,也非老人所愿。
  放下电话后,李云海想到小时候上学,忽降大雪,爷爷冒雪给自己送火箱到学校的情景,瞬间泪流满面。
  林芝下楼来,问道:“云海,怎么了?”
  李云海扶住林芝的肩膀,梗咽的说道:“爷爷走了,我马上回家,你有身孕,就不要回去了吧?”
  林芝啊了一声,说道:“我肯定要回去啊!我又不是坐月子!”
  李云海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带小安安回家见爷爷一面。
  他以为现在生活好了,爷爷或许能活过这个冬天,想着过年的时候,让郭婉华再带安安回家一趟,没想到爷爷倒在了离过年20天的今天。
  林芝上楼收拾东西。
  李云海打了个电话给郭婉华,想让她带孩子回来送爷爷一程,但又想着外面这么大的雪,没必要让他们母子折腾。
  就在他犹豫之际,电话已经接通了。
  郭婉华接听电话。
  李云海便把爷爷去世的事情说了,也没有提让他们母子回来的话。
  郭婉华却明白了李云海的心意,后悔的说道:“早知道我就早点带安安回去!唉!我和安安今天就回来。”
  李云海告诉她说:“西州刚下了大雪。”
  郭婉华道:“没事,就算不能包机,我开车也要回家。”
  李云海心里一暖,说道:“路上注意安全。”
  他放下电话,把彭癫子喊了进来。
  彭癫子听说老太爷去世,说道:“李总,带我回家吧!我当个夫子,送老太爷一程。我小时候还吃过老太爷给的糖呢!”
  李云海用力拍拍彭癫子的胳膊,说道:“好!”
  林芝也要回家,林小凤还在纽约。
  李云海只能把公司的事务交代给沈秀兰负责。
  他看了看时间,知道沈秀兰还在家里,便来找她。
  沈秀兰正准备出门吃早餐,开门看到是他,见他居然还破天荒的在嘴里叼着一根烟,不由得问道:“你怎么来了?”
  李云海取下烟头,说道:“秀兰,我和林芝马上就要回老家,可能要三四天才能回来,公司的事情拜托你管理一下。有什么不能决定的,你打电话问我。”
  “你们都要回家啊?这么大的雪,林芝还怀着孕,你也放心?”
  “我爷爷走了。”
  “啊!云海,那、那你们回吧,公司有我看着呢!”
  沈秀兰这才明白,为什么李云海会抽烟了。
  当初她外公走的时候,她也这么痛苦过。
  “云海,节哀顺变。”沈秀兰走上前来,抱了抱他。
  李云海点点头,转身离开。
  沈秀兰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心头涌上一股难言的滋味。
  她也想跟着李云海回家乡去,也想在他身边安慰他、照顾他。
  可是她没有这个资格。
  李云海先派庄勇去西江大学,把大妹李云芳接了过来。
  李云芳对爷爷感情极为深厚,一见着大哥便失声痛哭。
  三个多小时后,李云海和林芝等人回到了石板村。
  村里的马路修好了,平整的水泥马路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雪。
  庄勇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子,这样的天气,他不敢开太快。
  家里老人走后,全村每家每户都会来一个人帮忙。
  李云海家里已经挤满了村民,都是过来帮忙治丧的。
  老太爷的棺木,早就治办好了,农村的老人不忌讳这个,上了年纪以后,都会自掏腰包,找到当地做棺材的打造好自己以后的小木房,一般都会放到自家的堂屋里。
  此刻,堂屋里有人在布置灵堂。
  但老太爷没有入棺,还摆在床上,等亲人回来见最后一面。
  李云芳扑倒在爷爷床前,哭成了泪人儿。
  李云海扫了一眼床前跪着的人,问母亲道:“妈,老三呢?在学校没回来吗?”
  张淑文道:“回来了,接他回来了,他跑出去打牌了。”
  李云海冷笑道:“好个孝顺的孙子!今天还有闲功夫打牌!妈,我刚才看到,旁边那幢老屋怎么倒了?”
  当初兄弟分家,老三执意要留下自己的一块宅基地,李云海也同意了。
  张淑文道:“老三哪里有时间管那老房子?早先就漏水,你爸给他修过一次,这次大雪一下,直接把房顶给压塌了一角。老三还怪我们,说我们不看着点!云海啊,他毕竟是你弟,他现在也没有赚钱的能力,暂时就让他住在这边吧?你说好不好?”
  李云海沉声说道:“可以。反正他还有半期就高中毕业了,他估计也考不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让他出去打工赚钱。”
  张淑文欲言又止。
  李云海走了出来,和各位叔伯兄弟见面,给大家散烟。
  他把五妹李云英喊过来,问道:“英子,你知道三哥在哪里打牌吗?”
  李云英道:“知道。”
  李云海道:“你去喊他,就说我回来了!”
  李云英答应一声,跑了出去。
  不一时,李云山双手插在兜里,嘴里叼着一根烟,走进门来。
  李云海看到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忍不住来了气。
  李云山一看到大哥的虎目正瞪着自己,吓了一跳,赶紧把嘴里的烟取了下来,扔到地面上,用脚碾灭了烟头,怯懦的喊了一声:“哥!”
  李云海指了指爷爷的卧室:“进去,跪两个小时!跪不够,晚上没饭吃。”
  李云山想抗辩,但又不敢违逆大哥的话,一脸不服气的往里走,一边嘟囔道:“凭什么啊?爷爷在生的时候,有什么好吃的,都顾着你们几个,他现在没了,倒叫我来磕头!”
  李云海抓起家里的一把椅子,对着他的后背猛的砸了过去,吼道:“你说什么?”
  李云山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一溜烟的跑进了房,跪到了爷爷的床前。
  这小子谁都不怕,就怕大哥,因为大哥打他是真的下狠手打!
  李德明朝大崽招了招手,说道:“云海,我们商量一下爷爷的后事。”
  李云海道:“爸,这么大的事,应该把伯伯叔叔喊过来一起商量。”
  李德明嗫嚅道:“云海,当初分宅基地的时候,你爷爷把老宅基地留给了我们家,你伯伯和叔叔都分了出去。”
  李云海道:“所以,爷爷的后事,我们家主办?”
  李德明点头道:“是这么个意思。”
  李云海大手一挥:“行,没问题,钱可以由我们家出,但事还得分摊来做吧?他们也是爷爷养大的!”
  李德明道:“那是自然。你看这丧事的规格?”
  李云海道:“宴席、烟酒,一切都用最好的,不用管钱的事。不管花多少钱,都算我一个人的。我带了钱回来。爸,我先给你10万,少了我再出。”
  李德明道:“用不了这么多,也没必要用这么多。只是有件事,你爷爷生前最爱看花鼓戏,每年村里谁家做红白喜事,要是演花鼓戏,他都会去看的。他死之前也有个遗愿,就是想请个戏班子来热闹一场。”
  梅山乡下的确有这样的习俗,越是白喜事,越是整得热闹。
  李云海道:“那就请戏班子!请最好的!”
  李德明道:“县里的班子都没空,今天又下大雪,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戏班子,你看这事怎么搞?是不是到市里去请?”
  李云海道:“好,等等,我问问人。”
  他用家里的电话,打到公司办公室,找到苏红。
  “李总!”苏红知道李云海回了乡下,恭敬的喊了一声。
  李云海道:“苏红,你认识梅山市里的花鼓戏班子吗?”
  苏红一听,便知道是李家老太爷没了,要请戏班子唱大戏,说道:“李总,不用请别人,我以前的同事都是现成的,我跟他们说一声,他们肯定愿意。”
  李云海心想,苏红所在的班子,那可是省级花鼓戏剧团,也是全省最好的剧团!这是传统戏剧团,省里文化部门会出资扶持。
  苏红道:“李总,你说行不?不知道老太爷生前爱听《刘海砍樵》吗?我也可以下乡去唱给他老人家听听。”
  李云海道:“那当然好了,苏红,谢谢你。那就请你帮我联系一下省里的剧团,报酬好说,连唱三天大戏,不管是乐器老师还是演员,每人一千块钱红包。公司有车,你看着安排就行。”
  苏红道:“李总,用不了这么多,包我们的食宿就行。你放心,我一定带着团里最好的班子下来。”
  李云海嗯了一声,放下电话,又打给沈秀兰,让她协调公司的车子,再给苏红几万块钱当经费。
  沈秀兰说了一声好,又道:“云海,哪天出殡?我想去送送爷爷。”
  李云海道:“三天后吧,你要是没空,就不要来了。”
  沈秀兰道:“我一定来。”
  李云海放下电话,对父亲说道:“省里的花鼓戏剧团派人来,就不用到市里请人了。咱们要搭个戏台才行。”
  李德明道:“戏台容易搭,就用木头和竹子搭建,下面用板凳当支撑。铺上木板就行。这事交给我,我喊木工来做,今天就能搭起来。”
  村里有专门主持祭礼的师公子和地师,他们平时就是农民,谁家死了人,都会请他们过来,他们穿的是道士服装,灵堂的布置也由他们负责。什么时时辰入殓,什么时辰祭祀,什么时辰烧纸屋、出殡,都由他们决定。
  丧家给他们的“打发”也极为丰厚。
  张淑文拿了孝衣来,给每个孩子发了一套,然后问李云海:“林芝还没有过门,要戴孝吗?”
  李云海道:“林芝当然要戴孝!”
  张淑文也给林芝发了一套。
  李云海帮林芝穿上孝衣,系上草绳。
  要想俏,一身孝。
  林芝穿上一身素白的孝衣,益发衬得她娇俏迷人。
  在村里木匠和后生们的努力下,一个戏台搭了起来。
  戏台就搭在李云海家的前坪,一头靠近他家的房子的侧门,这边的一个房间,正好用做戏班子的化妆间。
  李云海走上戏台,用力跳了跳,检查结实和平整度,觉得还不错。
  下午三点多钟,苏红和省花鼓戏剧团的成员到达石板村。
  省剧团的道具、服装、实力,比起市县两级来不知道高出多少倍,更不是那些草台班子可以比拟的。
  十几只大木箱子,每只箱子上都写着省花鼓戏剧团的字号。
  村民们看了,都啧啧称赞,说来的是正规军,在省城大剧院看他们演出,不光要买票,还得排队呢!如果不是李云海的面子,满村里也没有人能请他们下乡来。
  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不仅本村的人,其他村的人也都闻讯赶来看大戏。
  晚上,省戏剧团登台演出,吸引了十里八乡的人前来。
  李云海在坪里烧起了篝火,即便是雪天,有这么大的篝火烤着,整个坪里的人都很暖和。
  省戏剧团的成员,个个都是本省花鼓戏精英人才,很多人都参加过省市电视台的晚会,其中还有人上过央视的节目。但在电视上,只能看到他们演出的精彩片段。而今天他们演的都是全本花鼓戏剧目。
  今天演出的戏有《刘海砍樵》、《打铜锣》、《补锅》三出传统花鼓戏剧目。
  这样的演出阵营,村民们难得一见。
  李云海家的屋前挤满了人,连旁边的稻田和马路上也站满了人。
  有些年轻后生干脆爬到了树上坐着观看。
  演出结束后,李云海请戏剧团的同志都住在自己家里,每个房间安排两三个人一起住。
  第二天,前来吊唁的亲友故旧更多。
  李老爷子的丧礼正式举行。
  丧事文书悉用白纸,槽门上悬白纸墨书“当大事”,屋内做法事、行儒礼,热闹隆重。屋外鞭炮声声,气氛肃穆。
  下午,一辆小车开了过来。
  李云海计算时间,知道来的人大概是谁,便到门前迎接。
  林芝问道:“这来的是谁啊?”
  李云海道:“龚姐和朱姐都来了。”
  林芝讶问道:“她俩怎么知道的?你通知的?”
  李云海嗯了一声:“昨天我告诉了朱姐,朱姐又把龚姐也喊了过来。”
  林芝道:“你告诉朱林做什么?”
  李云海道:“她不是大明星吗?我想请她过来唱支歌给爷爷听。”
  林芝也就不再多说。
  朱林现在和李云海是什么关系?她当然愿意来。她一个人来的话,显得很突兀,于是便拉着龚洁一起过来了。
  车子停到了门前,来的人果然是朱林和龚洁。
  村民们指着朱林,喊道:“女儿国国王!西游记里的女儿国国王!”
  朱林这张脸,长得实在迷人,让人过目难忘。
  但凡看过西游记的人,几乎都都会记住这张脸。
  龚洁的知名度其实更高,但她主演的是电影,而村民们看她的电影反而比较少,但也有人认出了她。
  李云海和林芝迎上前,和她俩握手。
  小小的石板村里,居然聚集了北朱南龚两位国色天香的美女!
  虽然双美都只穿着朴素的黑衣黑裤,但难掩她们风华绝代的旷世容颜。
  朱龚二人到灵堂行礼上香。
  李云海请她们到客厅就座。
  李云芳是大学生,当然认识她俩,要不是因为这是爷爷的葬礼,她肯定会高兴的跳起来。
  李云海安排大妹陪客。
  张桂芬和村里的几个妇女一起负责茶水。
  有讲究的人家,泡的不是单纯的茶,而是生姜红枣茶,滋补又寒。
  不一时,又有车子驶过来。
  李云海知道,这次来的是郭婉华和郭志安母子。
  果不其然,郭婉华带着小安安来了!
  连朱林和龚洁都来了,现在看到郭婉华来,林芝也就不觉得稀奇了。
  林芝第一次见到小安安,因为怀孕又不敢抱小孩子,看着小安安那可爱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轻轻抱了抱,亲了亲孩子。
  安安长着圆圆脑袋,黑溜溜的大眼睛,小小的嘴巴,可爱极了。
  郭婉华说道:“林芝,安安拜了云海做义父,他跟你说过没有?”
  林芝啊了一声:“有吗?云海粗心得很,他又太忙,忘记跟我讲了!不过真的挺好的!我喜欢安安!”
  这完全是郭婉华临时起意,故意这么一说。
  不然的话,安安怎么给太爷爷戴孝呢?
  李云海一听,当即明白了郭婉华的用意,感激的看她一眼,为她的机灵点赞,说道:“是我的错,我忘记和林芝讲这个事了。”
  林芝道:“你啊,这么大的事你也能忘记!那我是安安的干妈!我得给安安一个大红包。”
  郭婉华道:“安安算是爷爷的曾孙,是吧?可以为他的太爷爷带红孝。”
  系红色的孝布,只能是曾孙、玄孙以及更低一辈的人,也就是至少得四世同堂。
  李德明和张淑文夫妇听了,当然同意。
  家里之前并没有准备红孝衣,不过难不住人,张淑文从家里翻出一块红布条,撕出一条来当红孝衣。
  郭婉华先给儿子穿上红孝衣,然后带着安安来到灵堂前跪拜。
  林芝低声对李云海道:“郭姐真好,这么大冷的天,还带着安安过来给爷爷送行。”
  李云海嗯了一声,心里对郭婉华又多了几分敬爱之情。
  大戏连唱三天,李家门庭若市。
  出殡前一天,朱林和龚洁也登台演唱了几首歌曲。
  李云芳对大哥说道:“哥,这比春晚还要热闹好看。爷爷九泉之下要是有灵,肯定会特别高兴。只可惜他不能亲眼看到了――”
  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李云海摸摸妹妹的头。
  出殡当天早上,李家大摆宴席,足有一百多桌。
  李云海特意买了一百多个煤球炉子,给每张桌子下都放了一个。
  宴席有18道菜,李家杀了两头猪、宰了一头牛、五只羊,鸡鸭鹅更是杀了几十只,各种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烟酒都是本省最好的,回礼也是最丰厚的。
  不管村民来的是多少钱,李云海一律给每人回了一个价值50元的大礼包。
  马路上陆陆续续开来不少车子。
  乡里的邵玉清、市里的赵专员等人都来了。
  林芝的父母也赶来送行。
  李老太爷的葬礼,办成了当地最豪华最有面子的一场。
  当天雪已融化,是个大晴天。
  彭癫子和村里的其他七个壮汉一起当八大金刚,抬着李老太爷上山。
  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绵延几里远。
  到了坟山后,下棺盖坟。
  各路宾客各自离开。
  李云海和林芝又在家里住了两天,陪伴家人。
  这天,李云海他们离开家乡,前往西州。
  儿女渐行渐远,父母心中愁绵绵。
  但不管走多远,故乡永远都是李云海心中的明月。
  郭婉华带着安安,住进了天华大酒店最好的套间。
  离过年还有十几天,四海集团因为在ces接到了大量订单,今年过年不再放假,要赶工生产,公司承诺给每人三倍工资。
  朱林和龚洁也暂时留在西州,正好向李云海汇报工作。
  同时,她俩也将参加四海集团即将举办的经销商大会。
  这天晚上,李云海来到郭婉华房间,和她商量海外经销商大会事宜。
  他抱着安安,不停的逗他:“喊爸爸!”
  安安在电话里喊得清脆又大声,但真见着李云海,反而闭嘴不言了。
  李云海逗了好久,他都不肯开口。
  郭婉华拍拍安安的屁股,又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笑道:“安安,这就是爸比啊!你打电话时喊的爸比!”
  安安瞪着清澈无比的大眼睛,盯着李云海,喊了一声:“爸比!”
  李云海应了一声,紧紧搂住了孩子,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郭婉华幽幽的道:“有了孩子,就不要我了,是吧?”
  李云海一把揽过她的肩膀,说道:“有你才有孩子!”
  郭婉华甜蜜的一笑,她知道李云海不可能在这边过夜,说道:“孩子给我,我哄他睡觉。他不睡着了,我们哪有机会玩?”
  李云海嗯了一声,把孩子递给郭婉华。
  “郭姐,海外经销商大会,筹备得怎么样了?”
  “该发的请帖,我都通过邮件发了出去。”
  “有多少人回复?”
  “我来西州之前,只接到十几个外商的回复说确定会来。”
  李云海心里一咯噔!
  十几个外商?开什么玩笑?
  这也能叫经销商大会?
  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人生1984最新章节 http://www.qiuxs.org/read/233985.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