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伤疤


小说:亚人娘补完手册  作者:伊巍蟹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亚人娘补完手册 http://www.qiuxs.org/read/204363.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亚人娘补完手册赤红的龙女王130.伤疤“惩罚就是,把食物放在费舍尔的身上,然后这样,无论是你还是晚餐,我都能吃掉了,对吧?”
  “.”
  当伊丽莎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费舍尔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紧接着全身都僵硬了起来。
  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伊丽莎白的一句玩笑之言,这样,当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看伊丽莎白时,他只会看到“哈哈哈逗你玩呢”这种表情,而非现在伊丽莎白这样“该从哪里开始吃好呢”期待又热烈的表情。
  这让费舍尔不得不接受起一个现实:伊丽莎白,好像是认真的。
  一直沉溺于贪婪地索取,要将各位可爱美丽的女性给吃掉费舍尔终于回想起了,要被吃掉的恐惧。
  “等一下,伊丽莎白”
  眼看着伊丽莎白轻轻舔舐自己的嘴唇,已然能看出她的口腔正因为饥饿而分泌着津液,费舍尔只好伸出手来企图阻止这种荒唐的行为,
  “难道你不会觉得这样很脏吗?就算再怎么样,将食物放到我的身上也太.”
  “嗯,费舍尔这样一说的话.”
  听到了费舍尔的劝阻之后,伊丽莎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起来有一些犹豫,这让费舍尔的内心稍稍一喜。
  太好了,看起来他的劝说奏效了。
  可还没等他高兴超过一秒,伊丽莎白便微红了脸,笑容也愈发奇怪起来,
  “这样,那费舍尔赶快和我去沐浴吧,我让黛安将食物送过来,这样可以边洗边吃,也能确保干干净净了,无论是费舍尔还是食物都是这样”
  不,这听起来是不是更加奇怪了?
  费舍尔的脸色一黑,甚至都想到了伊丽莎白一边清洗食材一边清洗,再将食材依次铺在自己身上的邪恶景象.
  不不不,这完全是连描述都无法描述、想象都无法想象的情形啊。
  转移火力和寻找借口的劝说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奏效了,这种时候直接亮明直球会不会有更好的效果呢?
  “.抱歉,伊丽莎白,其实是我接受不了这样。”
  “可是,如果费舍尔能接受的话,还能算得上是惩罚吗?”
  “.”
  啊,她说得好有道理。
  费舍尔微微一愣,看向眼前的伊丽莎白,便见她歪了歪头,好似天真无邪的孩童那样童真地发言,正求证着所谓“惩罚”的含义。
  可一秒之后,她的天真又全然破溃,变成了不知餍足的邪恶笑容。
  那觊觎费舍尔美妙身体的想法已是昭然若揭,原来先前她早就看穿了费舍尔的想法,甚至于都不想再贤淑地遮掩了。
  她就是要像吃好吃的一样将费舍尔的身体给吃掉,享用着她等待了许久都未曾品尝下咽的绝妙
  该怎么办呢,费舍尔?
  费舍尔微微一愣,随后叹了一口气,在伊丽莎白的目光之中竟然突然主动迎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连带着捏住了她的下巴。
  哦?
  竟然不逃开和自己斡旋,反而是主动迎上来了唔.
  就在伊丽莎白这样想的时候,费舍尔的主动一吻便忽而打断了她的思绪。
  和她在睡着时过分地侵占他的唇完全不同,如果说那时的吻不过是空空拥有了他的身,那么现在则才更像是拥有了他的灵魂。
  那主动地,微微颤动着绽放的热烈,让她一下子回想到了十八岁下午在皇家学院的那个图书馆里。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只是笑吟吟地打量着身边正在看书的费舍尔,他盯着书本,但在窗外蝉鸣阳光的渲染下,她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脸上微微抬升的温度、他稍稍涌动的喉结以及闪烁着不时看向自己的眼神。
  原来自己只是看他他也会害羞吗?
  真是可爱的反应。
  那么,如果我再凑近一点呢?会怎么样?
  当时天真的伊丽莎白或许只是想要逗弄那不解风情的费舍尔,于是微笑着将自己姣好的脸庞不自觉地凑近了他一些。
  她没有察觉到,在她专心致志的打量之中,她身上的体香味越来越频繁地涌入费舍尔的鼻腔,她灼热的吐息越来越明显地拍打在了费舍尔的肌肤之上,让他愈发紧张。
  于是,在那一刻,青春而青涩的费舍尔终于气血上头,再也忍不住地转过头轻轻捏住了伊丽莎白的下巴,轻轻吻在了她的唇上。
  当然,害羞的初吻更像是蜻蜓轻点水面那样轻巧,甚至于如今回想起来,那短暂的肌肤相亲到底有没有超过一秒都犹未可知。
  但那种感觉,那种心跳加快感,那种触电微麻的怔愣,却宛如蜻蜓点水之后荡漾起的涟漪在漫长岁月之中一路蔓延直到现在。
  “啵”
  此刻,被费舍尔捏住下巴一吻的伊丽莎白眸子微微颤抖起来,她难以避免地身形一点点变得柔软,在他的面前,如水一样难以支撑起来,还好费舍尔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住了她的腰,这才避免她产生进一步的反应。
  但即使如此,当唇分之时,伊丽莎白还是不可避免地呼吸加重了一些,眼神有些迷离地看向眼前的费舍尔。
  此刻,当费舍尔再次开了口,
  “伊丽莎白,我们正常一点,好吗?先吃饭”
  “.好。”
  可怜的伊丽莎白俨然已经被来自十几年前的不知所措给击中,被可恶的费舍尔玩弄于鼓掌之中,竟然悄无声息地裁撤了刚才出口的惩罚。
  但显然他们彼此都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现在的伊丽莎白眼中只有对方,她只是想要拥有他,已经顾不上形式了。
  她喘息了一口气,勉为其难地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脸,随后挥了挥手,某种传达给枢机信号的光芒便从她的指甲上传出。
  她的手指上镶嵌了一两道红色为底、黄金为装饰的美甲,看起来并不完全是为了美观,还在为伊丽莎白提供隐秘的控制枢机的手段。
  在摇了摇手指之后,她便一只手摁在了费舍尔胸膛上,霎时间一股巨力传来,推搡着他不得不一路后退,
  “我已经让黛安待会送饭过来了.”
  伊丽莎白喘息着,将费舍尔一步一步推向自己的闺房,紧接着,又一把子将他推到了柔软的床铺之上,将之压制在了身下。
  她舔舐了一下红唇,右手摁住身下的费舍尔,左手则单手英姿飒爽地将身后复杂的发结直接解开,下一刻,她柔顺的金色长发便宛如瀑布一样顺流而下,顺着落下的力道轻轻拍打起了她的后背,宛如美神降临那样。
  “至于现在,乖乖地让我把伱吃掉吧,费舍尔。”
  “就不能先吃完饭吗?你也不想待会让黛安撞见我们吧,我倒是不介意,她又看不见我。就怕她会怀疑你一个人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然后胡思乱想?”
  伊丽莎白的黄金眸子危险地晃动了一下,她冷笑了一声说道,
  “黛安是个聪明人,知道不该看什么不该听什么,因为一旦她这样做了,我很有可能把她的眼睛给挖下来。”
  “这也太残忍了吧”
  “你不喜欢?”
  “我不喜欢。”
  “.”
  伊丽莎白眯着眼睛看着费舍尔,随后微笑起来,顺从他道,
  “好,听你的,我改。”
  “那吃完饭再”
  “不行。”
  “我现在是常人状态,不吃饭的话会很饿,没有力气。总不能光让牛耕地,不让牛吃草吧?”
  此乃谎言。
  做这种事情费舍尔压根不需要吃饭依旧精力满满,完全不会有“不吃草就耕不动地”的情况。
  只是黛安情况特殊,他不可能如伊丽莎白一样将她当做任劳任怨的贴身仆人使唤,总该是小心一些。
  另外,费舍尔其实也有一点话想和伊丽莎白说,便不等着之后的贤者时间再开口了。
  好在,伊丽莎白还是信任费舍尔的,更何况他提出的理由也的确无法反驳。
  于是她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叹了一口气轻轻放开了摁住费舍尔胸口的手,从他的身上挪开,躺在了他的身边。
  身旁的金色长发铺开,她轻轻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庞,只露出了一只金色的眸子,还是说道,
  “吃完饭之后就是最后通牒了,不能再拖了.还是说,费舍尔你压根就不想?”
  说到最后,伊丽莎白的声音也诡异地变得平静起来,而越是平静,越是危险。
  躺在她身边的费舍尔转过头看向她,笑着说道,
  “怎么会,不瞒你说,十八岁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件事。”
  “.那当时你怎么还和小鸡仔一样?我记得我不止一次地暗示过你,还是说,你压根没看懂我的暗示?”
  “不,我看懂了。”
  “那”
  费舍尔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目光幽幽,
  “只是,我觉得当时的我还没有对你负责的能力,马后炮来说也的确是这样。在发生问题之后,我想的第一件事居然是逃避,是选择远离,而不是面对.就像是《复仇记》里面的王子那样。”
  “《复仇记》?”
  “啊”费舍尔笑了起来,说道,“那个王子,为了逃避刺杀敌国的风险,找了那么多的理由和借口,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这可能是内心的找补。其实思来想去,当时的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因为下意识地想要逃避与你反对我们在一起的强大家庭对抗,当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更像是终于找到了逃跑的理由那样转头离开”
  伊丽莎白眨了眨眼,却又制止了他的愧疚,她向来和费舍尔心有灵犀,当然知道当时的他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这并不是他逃避的主要缘由。
  她知道,当时的他是真的被自己吓到了。
  可是,提起这件事,她便有无数的委屈要倾诉。
  “费舍尔,我知道你还是被我吓到了哈,其实也不难想象。一个在你面前那样好、那样温柔的长公主,在她的生日宴上,一个看起来被她折磨到崩溃的女孩,用颤颤微微的方式、用丢弃掉自己尊严的口吻向你乞求,向你道歉发誓永远不接近你,只求让那个长公主不要在折磨她了,你恐怕也会怀疑自己看错了人,尤其是在你向我质问之后我还沉默默认了”
  伊丽莎白咬紧了牙齿,就连手上攥着被褥的手都青筋暴起,好似直到了现在她都想要将那个该死的女孩给千刀万剐一样,
  “但这件事我并不后悔,费舍尔。我没有折磨她,是她在折磨我!”
  “她要向我的父王告密,她要让德克斯特知道,让葛德林知道他们耀眼的长公主已经在私底下与一个看起来一无所有的穷小子私定终身,不知羞耻地自降身份让葛德林蒙羞。是她用卑劣的语气嘲讽我,她嘲笑我小心翼翼维持了这么久的东西是一个笑话,像是她挥挥手就能夺走那样
  “在我成年的宴会之前,我的父亲和兄长责怪我在公众为你许诺的‘万能愿望’,辱骂我丢他们的脸,让我收回我说的话,我不肯,他便在我生日那天给了我一巴掌然后扬长而去。德克斯特装模作样地过来安慰我,话里话外却都是讥讽,讥讽我的眼光,将你贬得一无是处。一边却又为我介绍其他的勋贵家族,像是陈明利弊一样告诉我,如果我和他们其中的谁谁结婚,葛德林会如何如何.”
  “这些,全部都是那个该死的贱人偷偷告诉我的家人的结果。达米安校长同情我,一直没有将我在学校的生活告知我的家人,却在她轻描淡写下送入黄金宫的一封信中土崩瓦解.我怎么能不恨。而当我被父亲辱骂,被兄长羞辱,我调整好表情回来参加我的生日宴的时候.我看到的,却是你不可置信地望着我的目光费舍尔.”
  伊丽莎白咬紧了牙齿,在费舍尔微愣的目光之中,她就这样用一种难过的表情看着自己。
  就好像先前的那些都并不能伤害到她,真正让她破防、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自己在受到那封“求饶信”之后她的眼神。
  费舍尔当然都明白,那段感情,那段不平等的感情里面,其实一直都是她在为自己遮风挡雨。
  皇家学院的传奇、狮鹫赛的冠军、长公主许诺之人,这些炙手可热的光环之下,他却对站在不远处一直注视着他的伊丽莎白所承受的压力一无所知。
  那时的他是活在象牙塔里的少年,不知道象牙塔外的风雨,但伊丽莎白不一样,她自始至终都在外面,温柔地看着里面的费舍尔。
  她为了自己与王国的皇室,自己的父亲兄长对抗,承担了不知多少讥讽与压力,最后却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如果费舍尔不能理解,或者没有良心,或许他是感知不到这其中的艰辛的,只可惜,他并不是动物,也并不是一直都在象牙塔里的少年,所以在逃离纳黎之前他懂了,也反悔了。
  这才是他一直都不曾记恨伊丽莎白的缘由,哪怕她犯下了错。
  因为被偏爱的人是没有资格谈对错的。
  “抱歉,我真的.很抱歉.伊丽莎白”
  费舍尔实在说不出话来,他只能伸出了手,将那种满怀痛苦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伊丽莎白紧紧抱入怀中,企图抹平她内心中遗留下来的刺骨之痛.
  但是,这种刺痛真的能够被抹平吗?
  “.没关系的,费舍尔,现在,他们全部都已经死了。”
  “.”
  费舍尔的怀中,贪恋着他气息的伊丽莎白忽而微微一笑,她攥着费舍尔的衣服,好像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父王和他溺爱的伦西斯被火焰烧得连渣滓都不剩下,而讥讽我的德克斯特,我亲自,将他聒噪的脑袋给摘了下来喂给我的狗.至少我的狗不会像他那样乱说话。”
  “.”
  伊丽莎白微笑着,同时将微微一愣的费舍尔摁在了身下,那缺失了一双眼睛的眼眶之中,空洞的义眼正在闪烁着点点微光,
  “现在,我才是纳黎的女皇,我的一切都由我自己做主。”
  “现在,再也没有什么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叮咚~”
  “陛下,吃的给您放在门口了。”
  寝宫门口处,黛安的声音传来,待得声音停止,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之后,伊丽莎白才又打了一个响指,让外面待命的枢机将食物给送了进来。
  美味的食物散发着香气,被枢机拉着放在了费舍尔的身边,上面不仅有各色纳黎的传统美食,还有不少香甜的水果。
  伊丽莎白勾着费舍尔的下巴,却没等他的目光越过自己看向她身后的食物,她便将一块水果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费舍尔的额头上,宛如点缀甜品的糕点师那样,满意地打量起了她的杰作。
  “.”
  啊,这是?
  面对费舍尔瞪大的眼睛,伊丽莎白一边拿起旁边的水果放在接着放在他的身上,一边也将自己身上衣物后方的扣子徐徐推开,发出了“咔哒咔哒”的清脆响声。
  “但是啊,我实在忍不住要等到吃完饭之后再做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费舍尔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就现在,好吗?”
  “啊,伊丽莎白,等.”
  可是已经不容置疑了,伊丽莎白便猛地一下扑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同时,四周的帘帐也徐徐落下,将房屋内不断蔓延的春色给抑制,不为外人所见.
  但不妨还是回到先前所问的那个问题吧.
  那种刺痛真的能够被抹平吗?
  恐怕不会,因为遗憾的是,只要是伤口,就一定会留疤的啊。
  求求投票、打赏和支持,这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万分感谢支持!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亚人娘补完手册最新章节 http://www.qiuxs.org/read/204363.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