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三章 噗


小说:神雕里的东丈  作者:细蚊子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神雕里的东丈 http://www.qiuxs.org/read/198224.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华山之巅寒风瑟瑟,黄药师看着手中跟随多年的玉箫断成两截内心萧瑟,伴着风雪,抬眸望向场中那名放荡不羁的男人,沉默半响,道:
  “东丈,老夫为何而来,你知道的.”
  细长的眸子微微翘起,东丈左手持刀往外一抖,簌!
  残留在刀刃上的血水顷刻便被抖落于地,一丁点儿都没残留,黑刀,又变回了铮亮幽光的模样,挽刀抬臂将刀刃搭在臂弯处缓缓下拉擦拭刀身湿痕,东丈看向一侧兀自运功疗伤的一灯大师:“我不知道,只知道你妨碍到我了.”
  没有黄药师出手,此刻的一灯不死也残,这一次决战根本不像历年的华山论剑,往年那是论剑夹带私仇,再怎么出手始终都有个度,且是拳脚相向,极少动到兵刃,算是以武会友,争个高低的一种形式。
  但此刻,却是妥妥的死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那种,说好听点叫华山论剑,直白点就是华山生死斗,谁都不会留情,一有机会肯定是要下死手的,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样,东丈反正是不会留手。
  所以其中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高手过招往往就是一个疏忽便能分出胜负,甚至生死,哪有打上三天三夜那种说法,历年的华山论剑打上七个日夜那是五绝以打擂台的方式轮番上场与王重阳比斗,累了就在山上休息,休息够了再次比画,所以打了七天,论了七天才分出胜负。
  见招拆招,就像原著中欧阳锋与洪七公在华山同归于尽那次,算是比较温和的一种比武形式,可,现在的东丈可是手持绝世凶器玄铁黑刀,重达一百零八斤的长刀在这个冷兵器时代那可是粘之则残碰之则死的赫赫凶器。
  留手?不存在的,所以被黄药师从中阻挠任谁都会生气,何况还是以脾气不怎么样的东丈,能这么说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给他之前夜谈苦口婆心劝阻的面子。
  “.”
  看了眼仍在激战中的郭靖与欧阳锋,黄药师没有多言,而是踱步走向了女婿那头,随后声音稳稳传入后方:“待我先解决了这个老毒物,一贯的是是非非咱们再好好说道说道.”
  此时那方大战却是郭靖始终被欧阳锋压着一头,他镇守襄阳多年,每日的精力都用在了守城之上,武学一门不说疏忽,但也精进不多,毕竟一个人的精力就这么多,一天的时间也就这么点,不可能每天花在杂事上十五六个钟头,练功两个钟还能突飞猛进。
  不存在的,且郭靖还不是什么天才,甚至可以说是愚钝,跟洪七公修习降龙十八掌之时洪七公就不止一次说郭靖笨了,人家看一遍就能懂的招式他得学三天,甚至更久。
  但他却是勤能补拙的那种选手,人家练一次他就练七次八次,而这也才能堪堪追平别人的普通进度,算是厚积薄发的一种选手型人物,但说一千道一万也基于一个勤字,现在的他哪有精力再次钻研武道?精力都用在镇守那根本守不住的襄阳城上。
  而这也就是为什么神雕一书十六年后金老没有安排他再次出手的原因。
  因为他是民族英雄,如果战绩太差会影响读者对大侠英雄的感官,所以干脆就不再安排他出手,保持神秘便好。
  反观欧阳锋,十多年前得到东丈的提醒彻悟之后就回到白驼山潜心修炼,更是大肆搜刮民间珍贵名药宝药进补,以年老之姿更是有了返老还童之状,头发一度转黑,这是神功内敛的状态。
  一天的时间大半都窝在白驼山上钻研武道,两相对比之下郭靖被压一头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黄药师担心女婿也在情理之中。
  看了眼神色变得肃穆的欧阳锋,东丈嘴角微扬:“呵,随你.”
  “东丈!还不让那小娃娃出手更待何时?!”对付一个郭靖欧阳锋尚且还能打得有来有回,但再来一个黄药师他可能就要废了,因为他可没有东丈的玄铁刀在手。
  这个时代,武器对武者的加成尤为明显,神雕一书,玄铁剑在手的杨过已经算是天下无敌了,这是原话,差也只差内力修为罢了,且他吃了一个月的蛇胆,力气能补上内力的不足。
  “嘿”
  好笑的看着这个一贯严肃的老头竟现出一丝惊慌之色,东丈抖了抖身上的积雪,没有理会,让小龙女出手助你?想屁吃呢.
  没有多言,东丈转刀砰的一声杵在地上,跟着手腕一转,伴着小臂上的青筋咋现,地上的花岗岩滋啦一声便被东丈划出了一块巨岩,双手把刀后翘。
  轰的一声如床板大的巨岩立时被东丈翘起,噗的跃上半空。
  铮的一声,刀刃点地,东丈双手把住刀柄,身子凌空高高跃起,双足离地以黑刀为支撑点砰的一声踹到了巨岩之上。
  呜!!!
  巨岩如像漏了气的皮球,疯了一般就往一灯方位射去,速度快出恐怖的呜呜声。
  “.”
  一灯此刻虽然还在运功,但此乃战场,自然是可以收功行动的,望着那重若千斤的巨岩袭来,眼角不由微微一抽,暗道:“此子果真天生神力.”
  强忍右臂疼痛,一灯神色如常向侧飘去,巨岩速度虽快,但想要击中他却是有些痴人说梦了。
  “嘿嘿.”
  一声冷笑,瞬间就把一灯拉入现实,自己想到的东西,没可能东丈想不到,这么一想不禁抬头望去,那飞在半空中巨岩忽至加速急转,竟硬生生的在半空掉了个头,啪的就往自个追来。
  其身后还有一道黑影,正是东丈。
  “臭小子欺人太甚!”
  这会周伯通率先出手,看到了单手攀在巨岩后头的东丈,想也不想凌空跳起便往东丈那头飞去,使出双手互搏术,一手空明拳,一手大伏魔拳,气机直接锁定东丈,叫人避无可避。
  “来啊,我等你呢”
  咧嘴一笑,东丈左臂兀自下压巨岩,迫使它加速往身下的一灯砸去,跟着借力起跳单腿蹬在巨岩口加速它的下坠,跟着正面面向周伯通,八方藏刀式收于腰后,人于半空屈膝收腹弓背,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吐出白气的瞬间黑刀即出。
  唰!!!
  暗红色半弧咋现于空,气势无匹的径直往周伯通斩去。
  “你小子!!!”
  这一刀,去势极快,快到了周伯通的拳招还未降临便已来到了他的身前,如像突然出现一般,锋利的刀芒直刺得他老脸生疼。
  “可别太小看我老顽童!!!”
  后者憋得老脸通红,使出浑身解数打出了漫天拳影,以柔克刚牵制刀锋欲要改变其走势,可谓是将潜力都给逼了出来,空明拳,主究以柔克刚,但前提是你的双脚必须得着地借力,否则,你又如何卸力?
  而东丈出刀,根本无需这些框框条条,有手便行,即便在半空也是如此,并不影响刀的气势。
  砰!!!
  双拳上下打在刀脊之上,周伯通终于逼停了长刀前走之势,但也因为这样,他的身子在半空硬生生的被黑刀带着向右位移一丈开外。
  “呵”
  手腕一扭刀把,震开周伯通双拳,东丈抽刀一脚蹬在其双臂之上一记鲤鱼打挺向后翻去,转了个体位面向身下的一灯,再次藏刀于后。
  刷刷刷刷刷!!!!!
  霎时刺耳的声音响起,刀芒不断咋现,竟是连出七刀砍在那即将落地的巨岩之上,轰然一声,巨岩立时被斩成数十块,无数磨盘大的岩石砰砰乱蹿于空。
  每一块都重达百斤往上。
  地上的一灯原已避开巨岩的下落之处,但谁也想不到东丈竟会来上这么一下,只得仓皇抬臂点出一阳指力不断挥射落下的无数石块。
  呜!!!
  此番洪七公也跃然入场,正帮着一灯不断震开落下的石块。
  眼眸微眯看向后者,东丈一脚踏在半空一块石头,借力一个起跳抬刀当成棍棒使。
  砰砰砰砰砰!!!!
  连连使唤刀脊砸下数块磨盘大的岩石往一灯方向抽去,在东丈的击打之下巨石速度更是攀上了一个新的高峰,皆快出了道道残影。
  “你!!!”
  洪七公自然是震怒异常,东丈这是趁你病要你命的作态了,是一丁点儿活路都不给一灯。
  独臂一灯本就腰上有伤,虽止住了大出血,但不免还是会往外流,老脸已是越来越白,饶是他内功深厚,此刻也不禁有些力不从心。
  哪见过东丈这般打发?与他们平时的正经交手来说,却是有些歪门邪道,不讲武德了。
  于空击打出若干岩石的东丈迅速落地,双足一点便又唰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再次现身之时便已来到了一灯左侧。
  风雪吹荡他额前的长发,露出了那道猩红印记,矮身,弓背抽刀,一刀斜斩一灯腰腹。
  吭!!!
  长刀卡在半空难进半寸,却是一直在紧追他的洪七公现身拦下,双掌一足抵住刀势。
  “哼”
  脱手松刀后侧步,东丈于后侧之际迅速拉住了末端的刀绳往里一拉,长刀嗖的一声便从洪七公怀里弹出,左腕一抖,长刀随即向后飞出半圈,东丈抬掌弓步前冲。
  啪啪啪啪啪啪!!!
  霎时便与身前的洪七公对上数掌,端得是打得难分难解。
  嗡!!
  激斗当中扭头避开一灯射来的一阳指,东丈左手忽的往后一探,旋转在半空中的黑刀砰的一声便稳稳落在了掌心,右侧弓步反手横斩洪七公,后者仰身避让。
  东丈跟着抛刀换手接把,一个侧转身右手刀斜劈砍去,迎风滚闭。
  洪七公立时后仰倒去双掌撑地鲤鱼打挺避开长刀,起身瞬间砰砰两脚踹在了刀背之上,力道之大直踹得东丈后退半步。
  借着这个后退之势,东丈单手旋把舞花,黑刀在掌心转了三圈,跟着啪的一声阴手握刀,一记弓步直刺就往刚刚起身的洪七公心头扎去。
  砰!!!
  长刀却被一人从中打开,正是周伯通也赶了过来。
  “东丈!你可别太小瞧我们这些老家伙了!!”
  后者闻声一言不语,抖刀向后划了半圈转身提撩,右手在转身之际连出三指,无色无相的指力登时透指而出射向左右夹势的周伯通与洪七公。
  唰!!!
  不待指力射到,东丈已经扭腰再次下劈,而对象,就是番才一直与他搏斗中的洪七公。
  对方知道东丈的刀极重,砰砰两掌震开无相指力,遂一个单腿起跳斜走蹬开了刀脊,这会周伯通也在右路夹拳袭到。
  东丈眼眸冰冷,借着洪七公蹬出的长刀,手腕一扭腰身使力转体,反手上撩刀劈向周伯通,却被后者双拳架住刀把。
  东丈不为所动,冷静脱刀,长刀下落之际一脚往上踢去,砰的一声长刀射向半空,东丈立掌近身与周伯通拳来掌往,砰砰砰的直接拆出了十余招,双方互有伯仲。
  唰!!!
  此时长刀径直下落,预判了它的轨迹,东丈一脚蹬开周伯通起跳接刀,跟着不做任何停留,把刀直接一记正斜劈刀斩向周伯通。
  攻击衔接密如雨点,后者根本不敢硬抗,刚刚仅仅只是对了数掌他此刻的双臂仍自颤抖,却是被东丈的巨力震到还没缓过劲来。
  遂跳步移位避开长刀,而此时身后的洪七公也已径直打来,一记震惊百里霎时打向东丈后心,去势强到地上的雪花纷纷外荡。
  没有回身去看东丈也知道硬抗不得,遂前窜单手撑地,头下脚上,右手猛力向后往地上横扫而去,斩马落花。
  长刀径直横斩洪七公双足,轰轰两声巨响。
  两人原位一处被长刀开了一个大口,而另一处则是被掌力打得碎石横飞。
  简单逼退洪七公,东丈单手撑地借力一个横向转体就往西边蹿去,双足连点于地唰唰齐出三刀斩开想要近身的周伯通,而后一个大跳步跃过仰天池,于半空双膝弯曲,单手旋把舞花,跟后阴阳手握刀以礼佛的姿势扎向站在最边上的一灯大师。
  “东丈.”
  一灯不避不让,单臂上抬,并起剑指向后一缩,跟着双目瞪大嗬的一声手指向前连点,嗖嗖声顿起,七道浑厚的指力立时透指而出射向半空掠来的东丈。
  五绝自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即便是受伤的一灯也不例外,这点东丈很清楚。
  但,若是以伤换命呢,东丈拼得起。
  “噗”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神雕里的东丈最新章节 http://www.qiuxs.org/read/198224.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